天籟小說 > 修真小說 > 蜀山魔門正宗 > 352 石生參魔
    聽聞石生問話,傅則陽在座上反問:“你道他為何道號‘枯竹’?為何以道家之身于青靈竹中參佛教的禪法?又何為叫枯竹禪?”

    這幾個問題非但石生不知,便是在場如此多千年積修的大佬也無從知曉,實在是枯竹老人修行年限太久,法力又高,他的根底,只有昔年跟他同時代的人和三教中修到極高境界的人才能知道三分,并且也沒人敢背后說他的閑話。

    石生乖巧跪拜:“弟子不知,還請恩師開示。”

    傅則陽說:“人生苦短,道家求長生,紅塵苦多,佛家求苦盡。于魔看來,長生者受苦亦多,苦盡者人生亦盡,于有限生中求無限之樂,于無限苦中求有限長生。此三者皆旁門之根,有此根者,未來必結旁門之花,得旁門之果,從根到果,一脈相承,其性不變,因此稱作旁門根性。三家有旁門根性,亦有正道根性,旁門根性者,修正法亦得旁門花果,正道根性者,修旁門法亦得正花正果,三教相類,亦復如是。”

    石生恍然:“依恩師所言,枯竹前輩是旁門根性,即便給他玄門正宗心法,他亦不能得金仙正果,一樣在旁門路上?可是枯竹前輩一千多年道行,法力高絕,神通廣大,為何不會知曉此事?從而改變心性呢?”

    傅則陽笑道:“本根難移,本性難變,旁門根性見了正法,或是質疑其臆想胡編,或是嗤笑此法愚不可及,或是望洋興嘆不能做到,疑者棄如敝屣,笑者傲慢無視,嘆者束之高閣,雖有正法,如同無有。如強修之,雖能得其術而不能得其法,雖能得其法而不能得其道,以旁門之道御正道之法術,無異于三歲孩童舞弄刀劍,終免不了傷人害己。”

    石生有點不敢相信:“以枯竹前輩那般心性,還算不得正道根性嗎?他見了正法不會疑、笑、嘆,他修了玄門正宗之法,難道還會傷人害己嗎?”

    傅則陽說:“你不知道枯竹道友性情原來有多么偏激,又是何等古怪,比你在幻波池所見盧嫗有過之而無不及!千余年來,他的法力修煉越來越高,境界上卻怎么都不能突破,有金仙之法力,無金仙之境界,終不能圓滿金仙不死不壞之身。”

    石生悵然道:“原來如此,那師父可有辦法幫幫他么?”

    傅則陽說:“道言旁門,佛說外道,旁門亦有門戶,外道亦有道路,忽的一日,他在大荒山巔,劈破旁門見月明,見得大道,醒悟自己乃是焦芽敗種,無論修煉何法,終不能得成正果,才給自己改以‘枯竹’為號,為了磨練心性,對治偏激,他把本體留在靈竹之中參禪,元神到中土轉世,體悟人情冷暖,世態炎涼,又大發慈悲心,廣修布施,以慈悲對治嗔慢,如今已經過去了好幾百年,他的心情已經平和通透了許多。

    只是他法力太高,資格又老,嗔心亦消,慢心難除,境界越高,慢心越盛。要幫他的話也只能由你這無知孩童講起,若是我說,他必心生不快,復起嗔念,徒生事端。將來等他從旁門轉入正道的一剎那,又是慢心急劇增長之時,極易為魔所擾,一個把持不住,便要走火入魔,成為禍亂天下,草菅萬靈的大魔頭。他自己對此事也已深知,才提前做準備,給了你們天心環,那寶貝正是守護天心,不失人心,以祛魔心之靈物。”

    石生恍然大悟:“原來如此!枯竹前輩與我有救護指教之恩,未來他有什么……差遣,我必帶著金蟬、瑾魚二人,全力以赴!”

    傅則陽笑道:“他與我也有指點之恩,卻不屑我還,只能將來由你們帶我還他了。”

    他這話不單指石生幾人,而是環顧左右,把所有弟子都算在內了。

    眾弟子連忙同時躬身答應:“弟子謹記!”

    傅則陽說:“在離此地萬里之外,有一座神劍峰,峰上有一座阿修羅魔宮,宮中住著一位尸毗老人,尸毗老人是阿修羅教主,法力高強,因著昔年一點緣法,三百年前忽然升起向佛之念,這些年都在自修自學,但依然在魔境之中不能突破。當初在大雪山,我曾遇尊勝禪師,說起他跟尸毗老人這段緣分,尊勝禪師留下舍利子,請我帶他渡化尸毗。你可愿意替為師去渡化他導歸佛門?”

    石生詫異:“弟子愿意為師父分憂,只是弟子從未學過佛法,恐怕難當此大任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學過佛法,未必所作所為都不合乎佛法,也未必不能令他人去修佛法。況且,你沒學過佛法還沒學過魔法嗎?你不能將他導入佛門還不能將他導入魔門嗎?”

    石生深吸了口氣:“既然這樣,弟子勉強一試。”

    傅則陽取出一顆青熒熒的寶珠,隔空交給石生:“這是昔年尊勝禪師涅盤以后遺留舍利子,你可戴在身上,藉此緣法,引他入門。”

    石生接過舍利子收好,正要起身,又被傅則陽叫住:“你打算如何渡化他?”

    石生忖度道:“他是宇宙六怪,魔法高深莫測,我不管使什么花招都會被他輕易識破,任何算計都瞞他不住,索性直接開大門,走大路,找上門去,直到宮殿前面,告訴他尊勝禪師和您的這段因果,教他修佛便是。”

    傅則陽大笑道:“你這孩子,雖要直指人心,卻不該這樣。極樂真人昔年評論宇宙六怪,每個人既然叫一個‘怪’字,那脾氣又豈是易與的?稍有不慎,動了他的嗔心,你就要白受許多苦楚了。”他頓了頓,又說,“佛經上記載,善財童子五十三參,拜過五十三位善知識而入法界。你今日也可仿效善財童子,不過無須五十三參,只參此一魔即可。”

    石生眉頭微蹙:“那尸毗老人有何值得我參?”

    “佛法!”傅則陽用手指向他的眉心,“你不是說你沒有學過佛法嗎?你這就去神劍峰參拜尸毗老人,向他請教佛法,若能從此魔處習得佛門真諦,你二人盡入真流!”

    在場眾人全都奇怪,石生更是不解,如何從一個天下聞名的大魔頭處學習佛法?若是普通的佛門道理也還罷了,若說佛門真諦,普天之下能夠懂得的佛門高僧神尼不會超過十位,尸毗老人即便這三百年來改惡相善,棄魔學佛,但都是從人間搜集的經書自修自學,如何能夠教導石生佛門真諦?

    雖然搞不懂為什么,石生還是騰云離開,下了光明頂,架起遁光直奔東南。

    他飛走以后,傅則陽說:“諸位且隨我觀看,我教下童子拜魔參佛!”

    鳩盤婆開口道:“教主可是要施展法術隔空觀影?那尸毗老人精擅天視地聽之法,神劍峰周圍方圓五千里之內如在對面,若用法術窺探恐為他發覺,若是擔心石生小友觸怒老怪,有什么危險,不若移駕過去,當面觀看?”

    傅則陽取出一件法寶祭在空中:“不必如此,我有圣人所遺昊天寶鏡,他決計發覺不了!”他放出去的正是昊天鏡,飛在空中,化作一片直徑千余米的巨大光輪,里面金霞翻涌,金花飛舞,落英繽紛,傅則陽伸手一指,鏡內陡然一清,顯出一座山峰。

    那山峰極高極陡,仿佛一柄巨劍倒插進大地之中,周圍群山起伏,峰巒疊翠,正是亙古以來人跡罕見的洪荒野地,阿修羅宮正在“劍柄”所在的兩端。

    在遠處的高空往下看,那魔宮仿佛一個袖珍的建筑模型,只有火柴盒般大,實際上卻有近千畝方圓,傅則陽沒有拉進視角,光明頂上眾人全憑各自功力深淺,以發用眼里去看。

    只見那魔宮后面,有個類似于花園般的所在,園中奇花異卉之下站著一對少年男女,男的長身玉立,重瞳青衫,容貌英俊,正是妙一真人弟子阮征,女的看相貌要比她小一些,紅衣羅裙,美若天仙,一派天真爛漫,此是尸毗老人唯一愛女明珠。

    二人坐于花樹叢中,明珠滿面擔憂:“哥哥,你不該來此!當初我爹爹那般折磨你未肯依從,后來我私放你逃走,本擬一刀兩斷,從此再無瓜葛,這次你來,爹爹以為你回心轉意,愿意與我……沒想到你奉有師命,要與我只做名色夫妻,我爹爹只當你辱我太甚,焉能容你活命?因爹爹算計最近劫數臨頭,多為迎接準備,不堪其憂,沒工夫管你,才只把你禁在此處,等他騰出手來,不知道會用多么厲害的毒刑對付你呢!”

    阮征說:“我這次來也是因為家師算知你爹劫數來臨,特來助他渡劫。”

    明珠哽咽道:“可能是你師父齊真人自持玄門正宗,言語上有什么輕慢之處,我爹爹心高氣傲,咽不下這口氣,反動了怒火,這可如何是好?”說著眼淚便像斷線珠子一樣,撲簌簌地往下滾落,伸手來抓阮征的手。

    阮征被她柔軟的小手握住,身子像觸電般一抖,想要收回,但頓了下,想起來前師父囑托和自己所發誓言,終于沒有躲開,握住明珠雙手安慰她:“莫要擔憂,我師父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,只要你爹爹肯依照昔年所發宏愿,一心向善,皈依佛門,這事肯定能成,非但這次劫數能夠輕松度過,還能修證正果!”

    明珠哭道:“可是他若度過劫數,再反過來折磨你,那又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阮征見她梨花帶雨,哭得傷心,心中不禁一蕩,想要把她擁在懷里,好生安慰,但修煉峨眉派紫青寶箓必須童貞入道,似師父齊漱溟和師娘荀蘭因,生過三個孩兒以后,還要再轉一世,重新以童貞之身回山修行,雖然九世夫妻,互相扶持,但已經不再行夫妻之事。

    他最終只摸了摸明珠的頭發,嘆息道:“你放心吧,你爹現在偏激嗔恨,待過了這場劫數,轉了心性,退了怒火傲慢,會看清很多事情,對于我倆的事也必然不再反對……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魔宮其他地方,有宮女在灑掃,有童子在看爐,有尸毗老人的雙胞胎徒弟在修煉道法,有兇惡的魔頭在魔牢之中嘶吼咆哮。

    光明頂上昊天寶鏡是宇宙至寶,越是凝神望得越深,理論上只有功力足夠,是能夠看到無限遠的地方。眾人道行有深淺,眼力有強弱,各依能力愛好看自己所能見到的,有的看魔宮美女一顰一笑,有的看宮中陳設靈器古物,有厲害的能夠從鏡中看到宮中隱形的禁制陣法,功力淺的連魔宮內景都看不到,只能看看神劍峰周邊的山巒風水,白云飄蕩。

    卻說石生飛來神劍峰,到宮前報上自家名號,宮中出來一對孿生少年,俱十五六歲左右年紀,各穿一身短裝,頭上頂著一朵拳頭大的金蓮花,相貌也頗清修俊美,毫無邪氣,似乎早知道石生要來,眼神里充滿戒備,將石生引進宮中。

    尸毗老人,身材高大,滿頭銀絲梳得一絲不茍籠在頭上,用一根碧玉簪子別著,胸前漂浮雪白長髯,身穿大紅袍,白襪芒鞋,手里拿著一柄白玉拂塵,于殿上端坐,表情不怒自威,帶著一分期盼和三分防備,高高在上地問:“我跟光明教素無往來,聽聞他在光明頂上召集萬魔,開光明法會,你既是他的傳人不在昆侖上聽他講法,來我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石生見他性情高傲,說出來的話讓人很不舒服,心中不禁有氣,正想不能弱了自家的氣勢,打算反駁幾句,忽然間想起來時在法會上聽師父講的那些話,竟然福靈心至,行大禮頂足叩拜,然后起身右繞三匝,在尸毗老人動容的眼神中恭聲回道:“師父教我如善財童子五十三參一般來參拜前輩,要我向前輩求教佛法,說是只參前輩一人,便抵得過善財五十三參了!弟子聽說過一些善財童子的故事,當效法其禮參拜前輩,便如參佛一般!”
百胜国际娱乐下载 交城县| 女性| 仙游县| 马鞍山市| 正蓝旗| 诸暨市| 神池县| 华宁县| 四会市| 龙江县| 大荔县| 镇平县| 辰溪县| 团风县| 额尔古纳市| 崇州市| 修文县| 和龙市| 萍乡市| 远安县| 新营市| 许昌县| 汽车| 东乡县| 观塘区| 五华县| 垫江县| 新和县| 宜宾市| 宽城| 杭州市| 房产| 墨玉县| 鹤壁市| 平湖市| 林西县| 丹东市| 禹城市| 万宁市| 密云县| 抚松县| 云梦县| 永德县| 尚志市| 连州市| 游戏| 高陵县| 个旧市| 浮梁县| 寻乌县| 衡东县| 大庆市| 河源市| 岚皋县| 桃源县| 富源县| 苏尼特右旗| 广州市| 汉沽区| 沾化县| 益阳市| 土默特左旗| 鹤山市| 庐江县| 汝州市| 密云县| 即墨市| 綦江县| 晋宁县| 双城市| 呼图壁县| 十堰市| 成安县| 四子王旗| 三都| 津市市| 专栏| 云南省| 恩施市| 大兴区| 西贡区| 泊头市| 沾化县| 南通市| 柳林县| 宁夏| 手机| 麻江县| 城固县| 五指山市| 西华县| 繁昌县| 海伦市| 株洲县| 屯昌县| 珲春市| 获嘉县| 海林市| 余姚市| 沾益县| 东兰县| 马边| 新邵县| 彭泽县| 乌苏市| 益阳市| 桐柏县| 咸丰县| 张家口市| 乐亭县| 井研县| 田东县| 志丹县| 石渠县| 连江县| 临猗县| 新蔡县| 那坡县| 湖州市| 六盘水市| 游戏| 广东省| 鲁山县| 永泰县| 丁青县| 昌图县| 天镇县| 工布江达县| 洛宁县| 习水县| 瑞昌市| 曲靖市| 石柱| 连云港市| 吉林市| 芒康县| 庆安县|